布料机、手动布料机、电动布料机、液压布料机、固定式布料机、移动式布料机、车载式布料机、高层混凝土布料机厂家

今天是:

行业新闻

无界零售成行业共识,华润万家等企业是如何做的?_ag亚游游戏平台

更新时间

在本该重返校园安心读书的日子,今年秋季开学,香港的少数学生却选择走上街头罢课。迄今为止,未成年的中学生已经多次出现在香港暴力示威活动中。

今年6月示威活动爆发至今,截至9月2日,香港已有15名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在这些活动中被捕,最小的年仅12岁。警方在破坏地铁车站的激进示威者中发现一名13岁少年,从其身上搜出两枚汽油弹。

香港的未成年人正在被人利用,推上“前线”。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徐露颖对此表示,活动的策划者和组织者置青少年的生命、身心健康和美好前途于不顾,使这些年幼的孩子们成为他们暴力冲击活动的马前卒和牺牲品,成为别有用心人士的“政治燃料”,这是一种灭绝人性的行为。她谴责煽动罢课的势力说,他们是想借此把街头抗争引入校园,“把这些青年学生绑架在他们的政治战车上”。

一位香港资深评论员感慨, 2012年以来,香港的反政府社会运动基本都以中学生打头阵,这在世界范围都是极罕见的。2012年的“反国教运动”是一部分中学生发动的,2014年的非法“占中”运动是由中学生罢课掀起的。

“在香港事态日益严重的过程中,我们也深刻地感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香港青年的国民教育确实存在问题。” 徐露颖说。青年是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的一个重要时期,热爱祖国应当是他们上的开学第一课。“但是在香港的许多学校里,在香港的许多课堂里,这一课却非常遗憾地缺失了。”

用同伴血肉之躯筑就名校之路?

在facebook上大声喊话香港年轻人——“毋惧威胁 誓不低头”的罗冠聪,倒是没有缺席自己在耶鲁大学的开学季。

9月2 日,身在美国的罗冠聪在社交网站发布了香港学生罢课场景的图片,称:“学生们在开学第一天抗议。这是他们的决心。”他是“香港众志”的主席,该团体一直煽动学生“罢课不合作”。可在开学前,他早已飞抵美国。他对追随者承诺,自己在美国会继续“展开很多工作”。

有网友问:“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走?”罗冠聪回复:“上年年尾已经报了课程,今年开学,实在万分不甘在此时离开。”

有网友直接质疑:“是你翻来覆去要战斗,我想请问你在哪里战斗?用键盘战斗吗?用你的同伴血肉之躯筑就的名校之路好走吗?”

据报道,中学时代罗冠聪成绩不佳,未能直接升读学士学位,只能选读社区学院副学士课程,努力了一年之后才被大学录取。

他频繁策划了一系列罢课和骚乱事件,改写了自己的人生轨迹:2015年当选香港“学联”秘书长,2016年创立“香港众志”;23岁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。后因在就职时私自篡改宣誓词,提出支持香港“独立”的主张,被取消议员资格。这一系列事件让他“一举成名”。

同样,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黄之锋在中学一年级患有失读症(拼读困难导致身心受损,学习能力较弱),却以“学生领袖”身份进入公众视野。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运动期间,他指挥学生罢课、街头演讲、集体绝食等活动,甚至登上了《时代周刊》亚洲版封面。

香港媒体还曝出,其他几个“港独”分子也去了欧美顶尖大学留学:2014年香港非法“占中”头目之一的周永康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博士,2016年参与“旺角暴乱”的梁天琦去了哈佛大学。

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发帖讽刺说,“废青”不但不废,还很“上进”:他们正在为老美老英的莘莘学子做示范,如何以反社会、反政府、反道德枷锁的“激情”方式,争取到世界著名大学的青睐,另觅途径,取得学籍。

这些“榜样”在青年学生中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。近一段时间,在与警方对峙的现场,不难看见一些中学生年纪的孩子站在最前边。

一些香港校长坦言,现在网络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大,成为乱港分子发布言论的聚集地,里面充斥谣言,内容情绪化,缺乏理性与常识。有中学生在讨论如何罢课以及如何应对警方等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学副校长认为,这些学生平时在学校就是无聊地玩手机、打游戏,有些人本来患有忧郁症,甚至严重到没办法上课的地步,现在却能够早起跑去街上,这是很奇怪的现象。他认为这背后反映出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。这些孩子本来被困在家里,很多问题都解决不了,觉得是自己出了问题,但现在他们发现,原来不是自己的问题,是社会出了问题,他们跑到街上在自己与群体之间找到一种认同的关系。

香港一所公立学校前任校长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,一般来说,学校会把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学生,让学生看到整个事件的全貌,并且做出自主判断,“但十五六岁,甚至更小的孩子,很难有个准确的判断。”他邻居家的一个孩子就告诉爸爸,自己并不想卷入这样的政治里面,但是学生会和身边的同学都要求他缠上象征非法“占中”的黄丝带,他只能跟他们一样。

部分教师对西方盲目崇拜影响学生

眼看着十几岁的孩子冲上街头,这位老校长对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感慨,教育出了很大的问题,希望大家千万不要一味训斥孩子,而是要具体帮他们分析:你知不知道做了法律不允许的事情?这是你自己想做的呢,还是人家教唆你的?你知道有多危险吗?可能会害了你一辈子……

“如果没有这些分析,小孩子肯定最听老师的,怎么说就怎么做,”他的经验是,老师对孩子的影响是最大的,眼下最需要做的就是劝孩子回学校。但显然,现在很多香港教师并没有这么做,“归根到底是老师的问题”。

这位教育从业者认为,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中有些人表现出很鲜明的“亲西方”的政治立场,这直接对教育界产生了一系列影响,“老师听‘教协’的,学生听老师的。”

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、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近日撰文直接地指出,如果说香港的教育“病”了,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。因为教育效果如何,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。

目前,香港的大部分教师在这个被称为“教协”的行业工会组织中。该组织由大学、中学、小学、幼儿园教师组成,现有会员9万人,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会员最多的组织。其会员几乎遍及香港的每一所学校。

“教协”在香港教育界的地位还体现在立法会选举上。自界别议席设立以来,出自“教协”的参选人员在竞选教育界别议员时,都以压倒性优势获胜,拥有在香港教育界具有其他组织无法比肩的影响力。

2012年,“教协”发起游行,鼓励教师带学生去“罢课集会”,要求特区政府“撤回国民教育”。今年6月,“教协”发动全港大专院校、中小学罢课; 8月,“教协”呼吁教师响应全港罢工;8月17日,“教协”又发起了教育界的黑衣游行示威活动。“教协”副会长叶建源鼓动学界去维多利亚公园“强力表达”政治诉求。

9月开学前,“教协”在给全港教师《为新学年开学做好准备》一文中,专门提到对中学生罢课的态度,表示不推动罢课,但会尊重学生意愿;对教师罢课暂时没有计划,但会视实际情况而定,不排除有新一轮罢课的做法。

这种表达被外界认为是一种默许,特别对未成年学生而言,这种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罢课的一种鼓励。

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感慨,“有这样的老师,香港就有年轻暴徒!”

他谴责,“教协”虽声称“希望学生谨守良知,懂得分辨是非黑白”,但只字不提暴徒伤人、破坏公物、纵火、堵路以及导致机场瘫痪等违法恶行。

香港另一家教育团体——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主席黄锦良认为,“教协”利用年轻人的热情,煽动他们走上街头。他指出,一些未满18岁的青年人可能怀着一份正义感,希望和平表达,但可惜被小撮别有动机的人利用,成为炮灰。

同为香港教育团体的教育评议会发布声明,呼吁校长和老师在艰难时刻更须发挥专业精神,“宜引导学生思考社会混乱的严重后果”。同时提醒学生须持守本分,因社会矛盾“已变质成为骚乱和暴动,置身其间十分危险,亦会因违法被捕”。

在对于处理罢课的问题上,香港的学校往往处于两难境地:一边是教育局反对罢课,另一边是“教协”要求罢课。因此有些学校让学生上一些体育课、活动课,对教育局称没有停课,是通过活动给罢课学生做心理辅导;对“教协”则说确实没有学生上课。

徐露颖说,而一些教育界人士正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资源散播暴力仇恨的种子,鼓动学生罢课,冲破了教师的职业底线,甚至丧失了师德和人伦,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,应当依法给予最严厉的惩戒。

前述教育工作者介绍,他供职的那所公立学校多次组织教师前往内地交流,但很多人并不愿意参加,表示更愿去国外。他认为,相当一部分香港教师对西方的盲目崇拜,直接影响了香港的青少年。

“他们认为能客观思考,但其实不一定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认为,被反对派绑架的通识教育,是制造“废青”的罪魁祸首。香港珠海学院商学院院长何泺生也撰文指出,香港应好好检视通识教育,香港学生的思想正变得日益狭隘,充满仇恨。

据一些媒体报道,香港推行10年的通识教育科因教材监管方面存在漏洞,逐渐沦为一些人向青少年灌输政治立场、煽动抗争的工具。

通识教育科2009年列入香港高中必修课,2012年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。由于通识科不设课本送审制度,市面上的所谓“教科书”已经被多次揭发存在偏颇或错误内容,存在污名化“一国两制”、美化“港独”等严重问题。

非法“占中”一说提出不久,“教协”理事方景乐便制作所谓的“占中”通识教材,由非法“占中”发起人之一戴耀廷任顾问。结果,这本39页的教材如同一本“占中行动指南”,只在1页不起眼处添加少许“争议”意见。

2015年,“教协”主办的“中学生好书龙虎榜”活动,选出了60本候选书籍,其中赫然出现鼓吹“港独”的图书。

此外,《初中新思维通识单元2:今日香港》(第二版)中提到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的实践,援引表情愤怒的“律师”的意见,称“缺乏监督机制使执行《基本法》过程易偏向‘一国’多于‘两制’,令我对香港前景感到悲观!”该课本中一名怀抱小孩、愁容满面的“市民”则称:“中央政府近年常介入香港事务,令我对‘一国两制’全失信心!长此下去,我会考虑移民到外地生活!”

2018年《明名教育高中通识教育》“今日香港”分册则称,驱赶内地游客、嘘国歌及鼓吹“港独”宣泄不满的行为是“战斗”,除此之外就是“逃跑”及“投降”。

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当今一些香港青年对内地持怀疑态度。

生于香港、在台湾读完大学的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学生王旭东认为,香港学生很早能接触到各种不同的文化及思想,这是独一无二的优势,但也正因如此,能否有自己的批判思维,就成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

在他看来,很多香港青少年无法用理性客观的态度去批判和思考,很多时候是先入为主,或者受同伴影响。“这个是香港年轻一代眼下最难以处理的问题,他们认为自己能够客观地思考问题,但是其实并不一定。”

徐露颖强调,要加强香港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、国民教育,要让他们从小就全面地、深入地、客观地了解自己的国家、自己的民族,了解自己的历史和文化。她建议香港青年人走出来,多到祖国内地来看一看,多放眼世界。“如果他们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与祖国的繁荣发展紧紧地联系在一起,他们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,他们的道路是非常宽广的。”